我已授權

注冊

網紅、爆款、流量時代的 “策展式生活”和“獨異性社會”

2019-06-14 07:47:25  

  安德雷亞斯·萊克維茨筆下的“獨異性社會”,很容易讓人們聯想到中邦當下的實際:流量主播們絞盡腦汁策劃著獨特的展演;付費平臺的精英們將經典解讀得五花八門;拾荒者可能成為“大師”;個性化的建筑奇特到讓人感到怪異的程度;人們不光精心安排自己的生活,還費盡心機曬出來讓別人看……

  鞏婕覺得,翻譯完這樣一本“接地氣的社會學理論著作”,許多潛藏已久的困惑得到了解決。與生活在中邦大都市的活躍青年一樣,身為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德語編輯,她每天都會接觸到層出不窮的文化產品,其中有些一躍成了熱點,有些卻無人問津。但決定“當紅”與否的因素是什么?

  《獨異性社會》將包括“關注度競爭”在內的一系列社會問題編織到一個分析網絡中,總結出了一套整體的社會轉型結構。

  在這樣一個社會中,程式化的生活一下子變得很假,以至于可以被隨時拋棄,與眾不同反而顯得更“真實”。人們對“獨異性”的追求變得越來越渴切。這種追求,不光反映在文化領域,還滲透到了生活方式、經濟和政治之中。作為2019年萊布尼茨獎得主,德邦社會學家安德雷亞斯·萊克維茨告訴咱們,一個社會化生產獨異性的機制已經建立起來,并深刻塑造著“晚期現代狀況”。

  在以往對現代性的反思中,人們往往用無序、流動等詞語來概括“晚期現代”的社會狀況,但這更多指的是某種事物的結束,而不是開始,是“一切堅固的東西都煙消云散了”。萊克維茨勇敢地邁出了一步,開始明確地探討當前的社會運行邏輯。或許她對獨異性有過高的估計,在書中,她承認人的世界中總是既有普遍性又有獨異性的,這是視角的問題。但無論如何,她還是揭示了當代社會運行邏輯的重大轉變,展現了“如何在文化的意義上去過一種美好的生活”。

  “策展式生活”:

  精心安排并展示給大家

  正如中邦年輕人經常自我調侃的“拍照5分鐘,修圖2小時”“用我全部智商填滿微信九宮格”,在他人的點贊和評論中進行社交創作,獲取一種展演性的愉悅,成了很多人生活的常態。

  這種展示,可以被視為一種名望投資。“在萊克維茨眼中,晚期現代的‘新中產’并沒有脫離市民性。他們對名望和社會地位還是非常看重的。”鞏婕以為,“策展式生活”這個詞很好地概括了新中產階級目前的生活狀態。

  “策展式生活”是萊克維茨對新中產生活方式的總結。固然現代美學運動號召大家把生活變得更藝術,并且將生活與藝術相聯系早已成為商業廣告中的常用伎倆,但萊克維茨犀利地指出:在晚期現代生活方式中,追求藝術生活的人們并沒有成為藝術家,而是成了自己生活的“策展人”——“策展人并不捏造發明什么,他只是巧妙地組合”。

  “新中產”對食品、旅行、孩子的教育、居住環境都會做一系列精心安排。食品的產地、搭配、烹飪方式、吃飯環境都是需要精心籌劃的。旅游也不再是幾十年前隨著旅行團走走著名景點,而是要主動策劃,尋找一些特殊地點。學校不再像以前那樣圍繞著標準大綱培養孩子,現在,每一所學校都在夸大自己的特色,聲稱要挖掘孩子的特長,因為教育不再是單單為了培養適應社會的能力,而是宣稱要塑造“自主、自覺的個人”。“新中產”就在各種選擇中組合自己的生活,而且,作為策展人,他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把精心安排的一切展示給大家。

  與“策展式生活”相關聯的另一個概念,是萊克維茨提出的“臉書范式”。在Facebook、YouTube和Instagram這樣的社交平臺上,匿名的網友不斷在“文化機器”上打造自己有益于大眾的外外和個性。“臉書范式”的特點就在于,個人形象(或者用一個更時鮮的詞——“人設”)是被有目的地維護著的,但它們卻以一種“真”和“做我自己”的方式存在。

  階層撕裂:

  “新中產”與“新底層”

  人們早就對充斥著“曬”“美顏”和“網紅”的生活習以為常,以至于遺忘了典型現代的生活是什么樣的。在萊克維茨的觀察中,在20世紀70年代之前,西方的生活場景與現在相比有很大不同。

  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的“輝煌三十年”,美邦、德邦和波羅的海邦家經歷的是“扁平的中產社會”。這種社會服從于普適性邏輯,以資源的標準化和生活方式的正常化為特點,中產過著相差無幾的、普遍的舒適生活。人們的普遍生活理想也不是活得“獨特”,而只是活得“正常”。也就是說,中產的“中”不僅是指財富數量的平均值,也有“持中并標準”的意思。

  從普遍生活理想向獨異性社會的轉折,起始于20世紀七八十年代。這種變化由經濟結構轉型和互聯網革命推動。文化創業產業的崛起、社交媒體、個人主頁的出現,讓獨異化浪潮在前所未有的廣度上向現代社會襲來。

  獨異性社會的到來,帶來新的階層分化。在萊克維茨的邏輯鏈中,既然文化創意產業和作為“文化機器”的數字媒體成了獨異性社會的結構性支柱,那么,階層分化的核心特征也將從財富轉向文化。也就是說,一個在經濟上并不寬裕的人,只要文化程度足夠高,能夠為生活賦予更多意義,他依然能被歸入“新中產”。而許多過去過著寬裕物質生活的舊中產,則很有可能因為知識文化的欠缺而落入底層。

  在階層的新分化中,“新中產”過著“策展式生活”以實現自我,而“新底層”的生活邏輯卻是“過一天算一天”,因陋就簡,任何審美倫理之類的要求都是矯情。相比于“新中產”想要深度培養孩子的自主意識,守紀律、懂規矩的孩子則是“新底層”的教育理想,他們的目標僅僅是“不要孩子學壞”。

  “在中邦,階級分層可能還不是那么明顯。”鞏婕覺得,在階層分化上,中邦與西方的情況有很大不同。正因為西方社會曾經經歷過那樣一個擁有龐大中產而且經濟條件相對平等的階段,所以,對他們來說,現在經歷的階層撕裂沖擊更大。

  

(責任編輯:董云龍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外作家自己觀點,與湖北快三分布走勢圖無關。湖北快三分布走勢圖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實質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昭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